Jac苏苏苏

一个懒惰晚期文手,↓是坑
MCU:Tony Stark,盾❤铁,是现在心头宝
spidey,贱❤虫,虫铁虫只吃温情向
凹凸:瑞吹/瑞❤金洁癖,安❤雷❤安,天雷+r+,其余杂食
盗笔:过激邪担/瓶❤邪
BSD:太宰girl/芥❤太
APH:米厨/露❤米/米❤英
红海行动:顺❤懂

是这样😭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瑞金only合志《警情异常》staff名单公布

这其中除了我都是贼好的爸爸,各位敬请关注♪。悄咪咪求扩散,爱你们。顺道终于放假了,你们扩扩这条,我马上就更窃心者(...)

瑞金患者医疗院:

合志名称:《警情异常》


cp向:瑞金only


设定:警察局paro


具体信息:
●字:10w上下


●图:十张上下


●特典:暂不透露


●封面:超感纸


●内页:100g维纳斯


【预售时间:九月九号九点钟(给瑞金打99!)】


●主催:无名帅比


●校对: @一只药


●实体校对: @秦呀么惜


●排版&封设: @棉泡泡昏古起


●封面图: @优雅十五岁


●文手组


@东条北!


@十字九空


@Jac苏苏苏 


@三尺青锋


@墨景 


@茶南。


@巫影影


@serpens


●画手组


@亚调_


@垂直子


@安斯-Ans 


@可乐罐罐


@杉卉


@七


@柒笙


@优雅十五岁 


@Shizuku雫


●合志实行一文一插制
●特典和图文会在本号陆陆续续透露,欢迎关注

【瑞金/短篇完结】Miracle 奇迹

文/Jac苏南川
*cp瑞金
*短篇小糖饼
*画师pa,成年同居恋人设定
*ooc属于我,瑞金属于彼此
 
 
  
 
午后一晌闲静,夏日室内的闷热像是屏蔽了一切外界声色,在专心作画的青年耳中,连窗前葱郁树木间的几窝鸟儿都失去了清鸣的机会。只余金色阳光被打碎,掺进天空清透的一片湛蓝中——交错,揉杂,相融,像是格瑞掌间握着的画笔在调色盘中轻点划过,不过片刻,纯白画布上已经沾染颜料晕成一片蔚然、笔下金黄化作细碎的光点。

 
“格瑞——!”
 
 
充满活力的清朗声音打破了宁静,紧接着房间的门被倏忽推开,毛茸茸的金发脑袋从门缝探进,露出少年带着笑意的熟悉面庞。格瑞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来人似是无奈却已经习惯地轻声叹气。
 
 
“金,你又没敲门。”
 
 
“呃...那个,我忘了。”

 
金边挠着后脑勺边咧开嘴角,加深了面上的笑容,以掩饰自己忘性大的尴尬。
 
 
“...格瑞你这么大度,只是没敲门也没什么啦,对吧?”
 

语罢少年面庞的人像是故意撒娇般朝画家眨了眨眼睛,他知道格瑞肯定会吃这套的。

最初是因为格瑞不喜欢在创作时被打扰而定下的规定,但至今为止似乎在金面前只是一纸空文——从未生过效。被主催凯莉戏称做“冰山臭脾气美人”的,不论是因为画作亦或颜值而坐而拥粉丝无数的名气画手——格瑞,在这位发小兼恋人面前都会失去所谓底线。
 
 
“我就说嘛,格瑞最好了!”
 
 
金的目光准确捕捉到格瑞无可奈何的表情,不等对方开口同意就按耐不住先一步迈进了屋内。不过看到银白发色的青年仍专注地盯着画布,金心下了然对方应该这阵初有灵感,还是不过去打扰他了吧。这么想着,他四处张望寻找可以坐的地方,当然,主业吃货、副业写手的金可不会忘记自己的来意。
 
 
“你还没画好吗?我想出去买炸鸡吃...”
 
 
提溜着小板凳刚在格瑞对面坐下,就察觉到投向自己分明写着“不行”的目光。金歪着脑袋转了转眼珠琢磨对策,灵机一动,为了挽救自己的“炸鸡”迅速地补了一句,还染了些委屈巴巴的意思。
 
 
“哎...我记得牛奶也快喝完啦,去超市刚好要路过那边。所以...”
 
 
“...这个月最后一次。”
 
 
不过片刻沉默,画板之后传来的清冷声线宣示着金的胜利。已经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立马眉开眼笑,竟是举起双臂高声欢呼。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最后通牒,金的声音里洋溢着孩童得到心悦已久的玩具的欢愉。
 
 
“耶——计划通!!成功拿到批准哈哈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格瑞你可不准反悔啊,俗话说,君子一言、一言...呃,五马难追!”
 
 
“...白痴,是驷马难追。”
 
 
“对,对!驷马难追。嘿嘿,我知道的啦!”
 
 
格瑞不禁扶额收回了目光,这家伙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目的还是炸鸡。算了,也是在意料之中。事实上在他给出答复之前,就已经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了。毕竟...紫晶石般的瞳中映出面前画布上的笑靥,耳旁是金说错成语窘迫的干笑声。
格瑞的视线重新回到和画中一样的面容上,不,显然画出来的远不及正挠着后脑勺冲自己笑的家伙。...也罢,毕竟他能露出笑容就够了。常年板着脸的人居然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如果认识的人在这里,搞不好会以为见了鬼了。
 
 
“诶诶诶?!格瑞格瑞,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不是。”
 
 
“骗人,绝对笑了!我带着眼镜可不会看走眼的!你再笑一下好不好嘛?”
 
 
“.....”
 
“别闹,再吵就没炸鸡吃。”
 
 
“哇啊啊啊,格瑞你不能耍赖——!好吧,我听话就是了...别生气嘛。”
 
 
“我没有生气,乖乖等我画完。”
 
 
“Yes,收到!长官请继续,金小队随时待命!”
 
 
金坐直了身子朝人有模有样地敬了个礼。接下来,金小队距离任务目标“吃上炸鸡”只需要一个环节了——等待格瑞完成这幅画,只是对于金来讲,保持安静坐着什么都不干着实是太无聊了些。在看够了摆在墙边的种种成品、半成品之后,金的视线兜兜转转回到了作者本人身上——黑色的立领外衣异常洁净,并不像其他画师那样被颜料之类的东西染得充满了艺术气息。圆框镜片之后的双眸像是有紫色的水晶映在其中,聚精会神也毫无波澜。薄唇微抿成线,勾勒出那幅略显严肃的冷淡面容。顺着颈间凸起的喉结衬作完美的棱角,最终化成弧度没入衣领。

 
从未也从不敢这样仔细打量面前青年的金一时觉得嗓间有些干燥难耐,小小地咽了口唾沫。恍惚想起格瑞微博上的小姑娘们,在看到凯莉偷拍的照片后的激动反应——毕竟这张脸从小看到大,自己平时也没什么感觉,所以之前对于她们的花痴行为并不太理解。原来格瑞有这么好看啊...在心底不自觉地小声感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金突然觉得耳根处莫名有些发烫,只好匆匆移开了视线。
 
 
“咳,你这周的更新写完了?”
 
 
先搅动氛围的人意外地是画板后的青年,像在掩饰什么,格瑞轻咳了一声才缓缓开口。虽然声音照旧平静如初,但有些事实显而易见——比如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那灼热的视线。如果不是金看得出神,应该早就能发现这位平日运笔流畅的画手已经停下手上的动作很久了。被突然发问,金有一瞬的心虚,只是无意识地对上格瑞投来的目光又再次移开,大脑这才来得及处理对方丢过来的问题。
 
 
“...诶?啊你说更新啊,我遇到瓶颈了......好吧,其实只是懒得写了而已啦...”
 
 
金原本想打个马虎眼混过去,可是格瑞似乎每次都能看穿他的小把戏一样。这位自称“懒癌晚期”的小写手脑内斗争片刻,最后还是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打”自招了。倒是他刚把话吐出口,又想起了那位能让写手做噩梦的催更魔女和自己的编辑好友来,不由慌里慌张地提高了音调向听者祈求起来:
 
  
“哇啊!对了格瑞你千万不要告诉凯莉和紫堂!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这周的美好生活可就又要泡汤了...唉,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
 
 
对于金时不时一惊一乍的日常,这么多年来格瑞自然早就习惯。只是即使如此,他还是感到些许苦恼地抬手揉了揉眉间——也不知是因为金又想拖稿的事,还是因为对方苦恼的请求...他自然是不可能、也没想过主动告诉凯莉和紫堂幻什么的。虽然往常他并不会插手金的决定,但...总是放任金这么懒散下去,也不是什么称职的做法。思索至此,格瑞皱了皱眉,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没想到方才还坐在板凳上的金突然起身凑到眼前,似乎还有些不满般鼓了鼓腮帮。格瑞忍着没伸手去揉那头手感颇好的金发,把原本要给金上堂“勤奋更新从今做起”的“写手道德”课的想法——完完全全给忘在了脑后。
 
 
“...先不说我啦!格瑞你的稿子还没完成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以前不是很早就能...”
 
 
金一边眨巴着眼一边自顾自地絮絮叨叨,毛茸茸的脑袋凑得更近,充满好奇地去瞅那幅画——刚才一直坐在画板背面,格瑞在画什么他完全不知道。等到终于看清之后,“话唠”金小朋友霎时安静下来,说到一半的话被卡在喉中——进退两难。愣怔了半晌,只觉方才耳根处的热度蔓延到了两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暴露在夏天的烈日下。呜啊完蛋了,绝对脸红了吧....这么想着金匆匆偏过脑袋生怕格瑞注意到,未经大脑思考抢先一步张嘴想要转移话题:
 
 
“格瑞你...你又骗人!你明明...明明就没在画稿子啊......”
 
 
不过一开口还是无法避免结结巴巴,连声音也渐渐微弱了。虽说已经移开了视线,但金仍然忍不住用余光偷偷打量着这幅即将完成的肖像画:戴着棒球帽的金发少年正歪着脑袋,湛蓝的眼睛中盛着明朗笑意。喔...是画的挺好的...在心底有些不情不愿似的悄悄嘟囔着,金勉为其难地夸了夸自家大佬。虽然放在往常,他绝对第一个勾上人肩大肆宣扬格瑞画的多么好。坐在画板前的人沉默着放下画笔,抬手朝金的腰间摸去——单纯只是把发小没穿好而窝进裤子里的半截衣角扯了出来整理服帖,终于,格瑞这才像是漫不经心地回应了金的“指控”。
 
 
“我没说过在画稿子。”

“...喜欢吗?”
 
 
“啊...喜、喜欢。画得挺好的....”
 
 
察觉到格瑞和自己过近的距离,再加上突然抛过来的问题,金的大脑像是生锈了般运转缓慢。勉勉强强挡下了问题炸弹,金手足无措地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眼帘中再次闯入画布上的一缕金黄色,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逐着那些光点望了过去。当金再次将那些色彩与线条收入眼底时,最初的羞赧却在心里发了酵,变成一种触摸不到的汩汩暖意——像是被太阳晒着一样暖洋洋的,或者说,更像睡觉前金会悄悄凑过去,把脑袋埋进去的那个...和外表截然不同的、意外温柔的怀抱。刚正常起来的面色又再次有转红的意味,金拍拍自己的脸试图不再去想。
 
 
哎...会画画真是太好了,而自己只会没根据地瞎写些乱七八糟的冒险故事,连个成语都能说错...平时也都是格瑞在让着我。唉 ,真是的...我要怎么做才能回应他啊。金任由自己胡思乱想着,睫毛下的阴影中划过瞬间的自愧与不甘,再抬眼时倏忽撞见笔筒里摆放凌乱的几支旧画笔。突然出现在金脑袋里的决定有些荒唐,但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原本犹豫着是否要开口打破僵局的格瑞还未想好要怎么办,就看见金突然抬起了脑袋,清澈见底的眼睛跟着一亮。紧接着,就是那种熟悉的、上扬着的快活语调——像是独属于自己的风铃被微风拨动,清脆作响。
 
 
“格瑞,我也要画...!”
 
 
“...什么?”
 
 
并未回答还蒙在鼓里的自家画手,或许是因为正在认真思考,金压根就没有听见格瑞的疑问。想象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形象跃然纸上的模样,他立马打起了精神——就像写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恰好的名字一样。当目光再次聚焦到格瑞身上的时候,金倒差点噗嗤笑出声。不行,要憋住!绝对不能提前笑出来!他鼓着腮努力把就要从笑声瓶子里漏出来的小家伙塞了回去,弯腰从笔堆里随手捡了两支,起身时还扒着眼朝格瑞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嘿嘿,马上就好,格瑞你不准偷看!”
 
 
语罢只见他扯了张纸大摇大摆地坐回自己的板凳,兴致勃勃地埋头“大干”起来。看着突然来了劲头的发小,格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仅是望着对方的背影,一时出神。虽然金确确实实非常简单好懂,但某些时候连他无法猜到这个家伙在想什么...或许就是太简单,金的情绪才能像七月天一样变化无常,脑袋里也总有千奇百怪的想法。大概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笔下的作品即使文笔算不上出色,甚至偶尔还会犯些低级错误,也照样能吸引不少的忠实读者。而格瑞始终坚信着,不管是哪一种身份,金都是那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人——也只有他可以。

   
  
 
“...格瑞!”

“格瑞!!”
 
 
等格瑞拉回思绪,金发的家伙已经站在他面前,正摆着右手中的画笔唤他名字,左手背在身后藏着什么东西——十有八九是他画好的画,虽说走了阵神,但格瑞不至于忘记金刚刚说过的话。
 
 
“嗯,画好了?”
  
 
“嗯嗯,好啦!嘿嘿绝对是个大惊喜!还有还有,我觉得我还是很有画画天赋的嘛格瑞!....真的特别特别特别传神!噗嗤...。”
 
 
金眉飞色舞夸张地伸手比划着,显然他确实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不过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连他本人也差点没憋住直接笑出声...呼,还好刹车及时,应该还没露出马脚。金拍拍胸膛在心里这样暗道着,赶忙咳嗽几声掩饰自己没憋住的笑意,继续说着还冲银发青年挤了挤眼睛。

“...咳咳,看之前你得答应我几件事才行!”

“第一,格瑞你绝对不准笑话我,毕竟我才是第一次画画嘛......”
 
“然后第二,看了不要生气!最后一个,也不准打我啊欺负我什么的...对,就这些啦,然后格瑞你、你自己看吧...!”
   
 
单薄的画纸被塞进怀中,格瑞迟疑着翻过正面,这位昔日冷若冰霜的画手顿时黑了脸——纸上画的正是格瑞,但是...原先的银发被寥寥草草涂成了富有层次的绿色,虽然看不太清楚细节,但隐隐约约是个拿着把绿刀、嘴边噙着笑容还自带闪光特效的家伙。
 
 
“噗哈哈哈哈哈——!”
“是不是超级超级传神啊哈哈哈哈哈!”
 
 
苦苦憋了很久的“罪魁祸首”金,终于在看见自家画师脸上的丰富表情后满足地笑得停不下来,就差立马躺下打滚了。睡得微翘的一缕呆毛在发顶跟着毫不顾忌的笑声一跳一跳,正捂住肚子笑着,金恍惚看见作品原型的目光重新锁定自己,立马噤声,转身拔腿就要跑。可惜格瑞已经揪住了小逃兵的连衣帽,就势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原本刚抬脚打算跑掉的金一个重心不稳朝对方跌了过去——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
 
 
“想往哪儿跑?”
 
“况且...有这么好笑吗,金。”
 
 
想跑没跑成,还因为脚滑而准确地摔进了坐着的人怀中...呜啊!玩脱了要game over了...!!金在内心哀嚎了一阵儿试图重新站起身来,但扣在腰间的胳膊比往常强硬得多——并没有允许的意思。格瑞的温热呼吸恰巧吹在金侧颈,本就是夏天,可几乎重叠的肢体接触让金感觉空气却还有升温的意思,这回他敢打赌自己的脸搞不好就差和红苹果比了。下意识把脸埋在人颈窝处,怀着这样就看不到脸的愿望还多蹭了几下,想再捂严实点儿。而此时此刻的格瑞只觉得自己像是抱了一只大型金毛在怀里,脖颈被柔软的翘发蹭着,原先就没多少的火气瞬间烟消云散。不过...格瑞思索过后扶着人的掌间微一用力,轻轻掐了把金腰间的软肉。
 

“嗯?”
“...真的很好笑?”
 

“哇啊,痒痒痒!我...我......那个类似芦荟精的脑洞真的超贴切的啊哈哈哈!真、真的...”

“还有那什么...格瑞你先放开我再说啊哈哈哈!”

“等等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挠我了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格瑞你快停下,我错了我错了太痒了!!!”

 
致命弱点被人抓住,金怀疑自己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可突然兴起的发小各种挠戳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这样子他完全没办法停下不再笑啊。为了不会真的笑死在当场,小写手金开始不停“拳打脚踢”地挣扎,试图用肢体语言来反抗画师,不过仍然笑得不停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嘭——!”

 
只听一声闷响,这回金直接扯抓着格瑞一起摔下了板凳,连带着的还有不小心碰倒了的美术用具——“噼里啪啦”散落一地。金的脑袋“嗡”地一声,完全笑不出声了...不...这些都是格瑞非常珍视的东西,怎么办...又搞砸了......不敢抬眼直视撑在自己上方的人,即使鼻尖距离不过咫尺,金的目光躲闪着终是支支吾吾地开口。
 
 
“对不起...格瑞......”

“我...我不应该胡闹的,害得画笔什么的都摔下来了...”

“今天第一次画画...我就觉得比码字难多了......格瑞超厉害的,也很辛苦...”

“我...又给你添乱了......”

“对不...”

 
“嘘。”

格瑞单臂支撑住身子,腾出一只手探出食指抵住金的唇,金愣怔之间只看得见那双藏匿着万千繁星的紫色眸子愈来愈近,像是夜空被放大展现在面前。鼻尖上一阵柔软温热。

 
“笨蛋,我有说过生气了吗?”

“下次不要自己胡思乱想。”

 
“...诶?格瑞你...你真的不生气??”
 
 
方才逃开的视线定定锁在眼前这张过近也过分好看的面孔上,在得到格瑞的颔首肯定后,他再次展露笑容。这次没有躲开人炽热的呼吸,也没再不好意思地偏过脑袋,金躺在略显冰凉的地板上,朝着面前的人张开双臂,缓缓环上他的脖颈。弯了弯眸,带着满目的熟悉笑意:
 
   
  
“嘿嘿,果然格瑞最好了——!”
  
  
不过一刹那,却如同世间一切连带时间都被按下了暂停键,紫晶石般的瞳孔微怔,将那双笑作两弯新月的澄澈湛蓝尽收眼底,透过玻璃窗洒进屋内的阳光映在金色的发上,耀目得过分。
    
 
 
不,你不是什么创造奇迹的人。
  
 
 
 
   
因为你本身...就是奇迹。

金。
  

  
格瑞再次俯首,鼻尖抵住金的。以唇相覆,便是终生。
 
  
  

……
  
   
  
 

“走吧,你不是要吃炸鸡吗。”

“咦?!你画...画好了吗?”

“早就画好了。只是,缺个名字罢了。”

“已经有答案了。”

正在穿鞋的银发青年闻言回首,微微勾了勾嘴角,那不深的弧度里笑意却盎然。

“格瑞格瑞,你这次绝对是笑了!”
 
 
“......”

“嗯。”

 
 
 
……
 
  
 

几个月后,知名画师格瑞的个人志开始贩售,最后一幅作品是一位金发少年的笑靥,如同阳光般闪耀。左上角标注着作品的名称:
 
  
  
  

《Miracle——奇迹》。
 
  

——FIN——

肝到6000,希望你们喜欢!

下周放假再更窃心者,还有会开其他几个坑。谢谢愿意等待!

paro及灵感来源!来自垂年太太

@夜幕垂空。 悄悄,垂年年请查收。再表白一下下。